2022年12月小结

进行了一些古典互联网时代的网友见面活动,此处省略八万字描述,和豆瓣women in tech到她乡到毛象的网友们欢聚一堂(?)以后每年应该都还要去两三次所以也能算西雅图荣誉市民了。

再抢跑一个2022年终总结

以前总是过了新年,日历上的年份已经换了,而签字写东西时还会习惯写前一年。今年恰好相反,我在十二月底和人聊天,提到2022年春夏甚至是秋天发生的事时,都经常说错成“去年”。为什么有此转变也没找到原因,先提前总结一下吧。

我的精神日历比黄道先去到了2023年。

我常常觉得我是一个很软弱的人

真要说有多喜欢小虎队倒谈不上,也没有什么童年滤镜或者青葱情怀,让我每次都把这张专辑塞进手机的,是苏永朋唱《珍惜》时说的那段话:我常常觉得我自己是一个很软弱的人,常常到遇到挫折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没有出路,很想放弃,你们一定都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