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纳斯的诞生:从Adobe Illustrator到波提切利

我勤勤恳恳补完《局部》第一季和第二季后,突然发现原来第三季也已经出了。立刻下载了一个4k版本,如磕药一般开始磕起了第三季。 真的是美到令人眩晕。 片头里出现了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忍不住要缅怀一下,这幅画是引我开始欣赏绘画的开端。作为小镇做题家,除了小学有美术课外,我整个童…

Elie Wiesel的Night:从匈牙利到奥斯维辛

Elie Wiesel的Night,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的集中营回忆录。这是两年前听的了,当时记录了不少笔记。 从匈牙利到奥斯维辛 他出生于罗马尼亚,纳粹党上台时(1933年),他们一家居住在匈牙利。当时在匈牙利还可以花钱买去巴勒斯坦的移民签证,Elie Wiesel劝他父亲花钱买…

崎岖里的少年抬头来

先写点什么庆祝我找回了公众号吧= = 标题来自一首老歌,在我手机里存了很久,郑少秋的《摘下满天星》。我经常在大街上闲逛时用我五音不全的嗓子唱两句:崎岖里的少年抬头来,向青天深处笑一声。 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前几天和基友聊天,她说我送你一句朴树的毒鸡汤:等你长大了,就会发现,每天都…

袁承志爱温青青,这可爱的小甜饼

三联修订版。世纪新修版勿扰。 自我高中第一次看金庸小说,最喜欢的主角就是袁承志,最喜欢的姑娘是温青青。然而即使在辣眼睛的世纪新修版问世前,各种论坛上YY袁承志和阿九情深缘浅的评论就没断过,总让我怀疑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好好看过书。 《碧血剑》这本书在金庸宇宙里本身存在感不高,两大隐形…

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实木的260块钱的书桌

我不是很能理解好些人毕业工作后,就再也没有书桌这个事了。 书桌对我是必需品,从个人喜好上来说,我给不喜欢看书也没有书桌的人扣分。 今天要抒发的是对我的旧书桌的怀念之情。 —————— 十多年前的分割线 —————— 毕业后第一份工作签在杭州,拎着一个行李箱坐火车过去,当时特别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