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e Wiesel的Night:从匈牙利到奥斯维辛

Elie Wiesel的Night,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的集中营回忆录。这是两年前听的了,当时记录了不少笔记。 Night – Elie Wiesel 从匈牙利到奥斯维辛 他出生于罗马尼亚,纳粹党上台时(1933年),他们一家居住在匈牙利。当时在匈牙利还可以花钱买去巴勒斯坦的移民签…

袁承志爱温青青,这可爱的小甜饼

三联修订版。世纪新修版勿扰。 自我高中第一次看金庸小说,最喜欢的主角就是袁承志,最喜欢的姑娘是温青青。然而即使在辣眼睛的世纪新修版问世前,各种论坛上YY袁承志和阿九情深缘浅的评论就没断过,总让我怀疑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好好看过书。 《碧血剑》这本书在金庸宇宙里本身存在感不高,两大隐形…

Review of Killers of the Flower Moon

All these issues have something in common: discrimination. Discrimination against a different gender, discrimination against a different race, and discrimination against people “who are different from us.”

The main topic of “Killers of the Flower Moon” is also discrimination: systemic discrimination against the native American Indians that occurred only one century ago.

When discussing how colonists from Europe seized land from the native American Indians, I had always assumed that these stories took place in the century after Columbus “discovered” the North American continent. I’ve never thought that such oppression continued to happen in the past century.

《美丽心灵》和约翰·纳什的真实人生

除了牛顿、爱因斯坦这种划时代的科学家外,大部分的科学家是否为世人所知,和他们为这个世界所做出的贡献,或者研究成果的重要性并不那么成正比。他们的知名度更多取决于——是否有流行的文艺作品来向世人普及他们的贡献。
你不仅要有非凡的贡献,还要有忠实的粉丝,一代一代向人们颂扬你的传奇。让John Nash(约翰·纳什)在大众间流行起来的电影《美丽心灵》,其蓝本就是Sylvia Nasar在1998年为他写的传记A Beautiful Mind。

Chiefs:悬疑故事背后的美国黑人平权运动

一直融合在整个故事中的大背景变迁是美国的黑人平权运动,以前看书总是讲六十年代是平权运动最高潮,但为什么从1860s的废奴之后,黑人运动到19世纪50/60s才形成规模?以前的印象是发展着发展着就到最高峰了,书里借Hugh和Billy的聊天指出了一个重要因素——二战。

二战时期不少黑人参军,在战时相对公平的环境下,黑人士兵因为战功得到晋升,能够得到有尊严的对待,成为军官的黑人可以开始管理白人士兵……当他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战争结束回到家乡后,就不能再接受以前“任何黑人对任何白人都恭恭敬敬”的环境了。Delano县在战前也有一些有识之士努力改善黑人的教育和生活环境,但剧变的发生却是在二战结束后。黑人士兵们回到家乡,用攒下来的工资开始独立的小生意,甚至接受公共职务,知道如何有效地反抗不公平的命运。

《血钻》简要流水账读书笔记

莱昂纳多2006年主演的电影《血钻》的背景书,并不是小说,而是两个记者在塞拉利昂实地考察冲突钻石的纪实,和电影的故事情节并无直接关系。
书名:Blood Diamonds: Tracing the Deadly Path of the World’s Most Precious Stones,作者Greg Campbell是一名记者。
序言以叫Dalramy的塞拉利昂男子被砍断双手开始——他所居住的叫Koidu的地方钻矿丰富,是塞拉利昂各个军事力量的必争之地,只是这次占领当地的是有名的没底线的RUF(Revolutionary United Front)。
RUF肆无忌惮地强暴妇女,对平民施以酷刑达到震慑目的。因为塞拉利昂总统曾呼吁民众join hands到国家的和平行动中来,RUF便常对占领区的民众实施砍手酷刑(也割耳朵嘴巴鼻子腿)。Dalramy和其他被俘的矿工们排队等砍手,十几岁的少年兵们维持秩序,惨叫声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