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岖里的少年抬头来

先写点什么庆祝我找回了公众号吧= = 标题来自一首老歌,在我手机里存了很久,郑少秋的《摘下满天星》。我经常在大街上闲逛时用我五音不全的嗓子唱两句:崎岖里的少年抬头来,向青天深处笑一声。

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前几天和基友聊天,她说我送你一句朴树的毒鸡汤:等你长大了,就会发现,每天都这样。

我顽强地回复说:我永远是个少年!

八月份沉迷重磕三联版《碧血剑》袁承志温青青的CP,为此连写了三篇小论文,几个以前一起码字的基友来问:是要复出文坛了吗?(文坛:你走开)下一个问题就是:加拿大这么无聊吗?

叹气,今年确实有点无聊,计划的考试延期,计划的旅行取消,唯一实现的计划是抢在新冠在加拿大爆发前把健身教练的证给考了……可能是磕CP突然点燃了激情,又想搞创作了。我也不确定这一次能燃烧多久,多年不写,手有一点生,会先自己慢慢写了找感觉,起码攒足一个短篇再拿出来见人吧。在这之前会把以前发在豆瓣的一些评论文章搬到公号占个位。

对坑了《太阳星辰》和《征服》表示歉意,在写了几本爱情小说后,这两本原本是我最为重视的构思,因为种种原因的综合,突然就搁置在半路了。

总结原因的话是十六个字:积累不够,能力不足,无法驾驭,没有时间。(即使现在再码字,这两篇文应该也很难再写出来了,默认状态是坑着吧。)

2013年在career path上拐了个弯,尽管没有因此发达,但从工作各方面得到了历练和积累,相应的也投入了巨量的时间,精力上很难负荷写作。

2017年在办加拿大技术移民,年尾拿到签证,2018年年初我就提着两个行李箱来到了加拿大。送行的是在杭州合租的室友,接待的是写文期间认识的恰好也来了加拿大的朋友。

找工作时有几个面试官听说我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来过加拿大,直接就办了移民来此生活,颇为震惊,问我为什么。除了因为雾霾导致的日益加重的支气管炎外,还有一个原因大概是,我时常间歇性沉迷于生活的未知吧。

就像此时此刻,尽管我无比喜欢加拿大的氛围,依然无法控制地给自己定下了下一个目的地。

写字,是我在这个放纵不羁爱自由的过程中,投给世界的信件。

它让我认识了许多我原本轨迹中,可能永远不会相遇的朋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