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在变

看《乔布斯传》时,反复提到Bob Dylan的一首歌,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简体版里译为“时代在变”。
结果这些天脑子就不断冒出这句话。

恰好前几天新闻里说铁道部改革,要政企分开之类,称赞或反对的各种观点不一而足,这里就不多说了。但同时也看到新闻,一些“老铁道部人”十分伤心,总之感觉是为这里付出了一切,最后可能连饭碗都没了等等——总之提到改革,必然会有人利益受损……

不觉得这一幕很熟悉么?
许多年前国企员工下岗的时候,规模大概比这个还要大吧。
这不是许多家长哭着喊着逼子女们去抢的“铁饭碗”么?

不知道是不是成长经历的不同,我们的父母,乃至他们的上一辈,孜孜以求让子女进所谓的政府机关,或退一等事业单位。待遇如何倒在其次,最要紧的是“铁饭碗”,“给政府打工”。

这些地方最可怕的,是磨灭竞争力。

除了极少数使劲浑身解数往上爬,和另有兴趣爱好,只图公务员清闲的人外,大部分进了政府机关、事业单位的人,仅剩不多的一点知识在日复一日的论资排辈和鸡毛蒜皮中被消磨殆尽。一旦出现什么变故,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呢?

每次看各类父母撒泼耍横逼子女考公务员,我都强忍着没问出口——为什么他们就不能以子女靠自己的能力吃饭为荣呢?
为什么就一定要子女去依附一个所谓的稳定单位呢?
铁饭碗是什么?
我心里的铁饭碗,是走到哪里,都能抓牢自己的饭碗。
铁饭碗是自己的能力,不是别人的施舍。

我非常不理解父母们以过时的社会经验,来对子女的人生横加干涉的行为。
所以时刻告诉自己,当我老了的时候,切切不要对自己不了解的事务喋喋不休。
“老”不可以用来当一切不讲理行为的挡箭牌,“爱”也不是。

继续说“时代在变”吧。
前几天还有个新闻,美利坚一位共和党高层改变立场,宣布支持gay marriage。
他改变态度的起因,是他儿子出柜了。
评论里有人说,事情摊到自己头上才如何如何,并不值得夸奖。

那许多事情摊到自己头上也誓死蛮横到底的人呢?我颇有几个朋友是L或G,曾跟我讲过一些父母发现子女是同性恋后的故事——不外乎痛哭流涕求子女“改正”,还有跑到子女的恋人处威逼利诱或下跪撒泼求对方“放过”自己孩子的,最可怕的……甚至把子女往精神病院送。

相比起这种顽固不化的父母,那位能站出来支持自己儿子的GOP高层,已是勇气可嘉。
更何况他身处一个崇尚“家庭价值”的党派。
扯点和同性恋相关的。
最近微博上经常炒起来的关于同性恋骗婚的事。
当然,骗婚可耻。
很多人说,同性恋婚姻没有合法化不是骗婚的理由。
这也对,从个人道德层面上来讲。
绝大多数人,对绝大多数事,并没有非黑即白的选择。
逼迫得强烈一些,也许就从了;放松一些,就敢再试探着挣扎一下。
你当然可以指责骗婚的,但不能不承认,中国同妻数目逾千万计,社会环境所起的逼迫作用不可小觑。
同样的例子还有,一条治安混乱的街上,加两个警察巡逻,立刻就能降低犯罪率,效果立竿见影。
类似“一个有良知的人是不会干出XXXX的事”、“天才无论在什么逆境下都能牛逼闪闪”一类的话,仅可用于个人激励,不可用于社会统计。
基于这样的理由,我希望生活在一个自由、宽容的环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