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一下我的精神故乡巴西

Covid-19虽说是一场全球性的灾难,却意外刺激了IT行业。不仅新制造了一大批就业岗位,对熟手程序员来说,工作自由度也大大提升。因为这个机会,我的南美旅居计划的实现概率意外地极速提升,提前了解目标国之一的巴西就变得势在必行了。

以前看过一些BBC出的巴西有关的纪录片,知道巴西仍是一个天主教占主导的国家,很早就独立,长期作为新兴市场潜力巨大的国家之一而受世界瞩目。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么多年,仿佛经济也还是有些问题。这个问题我一直想去探究一下,现在想到可能要过去住住,就开始搜集资料了。

一口气搜到许多关于南美的书,其中最显眼的几本都来源于同一家出版商——Routledge,它是英国一家主做学术书籍、期刊以及在线资源出版服务的出版商。我有兴趣的书主要又来源于这家出版商的两个系列:Routledge Studies in the Modern World Economy和Routledge Studies in Latin American Politics,立刻囤积了一批书。其他国家的还没看,先贴两本看完的讲巴西的。

Economic Growth, Inequality and Crony Capitalism, The Case of Brazil


Economic Growth, Inequality and Crony Capitalism, The Case of Brazil - Danilo Rocha Limoeiro

简化来说巴西经济的一大问题是business cost太高,也就是从事商业活动的隐形成本太高,巴西自己的学者称之为裙带资本主义,也就是说它的官僚集团和资本集团互相勾结,设置门槛,让外来者难以进入,而自己内部的经商成本则是较低的。这引来的恶果自然是商业不发达,各种行业垄断严重。而更加离奇的是,即使是作为本国的精英集团的一份子,想要涉足一些“不属于你”的领域,也常常会碰壁。不过说起来这种情形,我们中国出生的人也是挺熟悉的,比如电力集团也不是每个姓赵的人都能插一脚。

Democracy and Brazil, Collapse and Regression


Democracy and Brazil, Collapse and Regression

这一本讲的巴西民主化进程中的曲折蜿蜒甚至回撤,尤其是最近一任总统,俗称巴西川普的上台,将整个巴西民主化进程的成果狠狠往后拽了一把。

巴西的独立过程还挺有趣的…………竟然也和拿破仑有关——拿破仑横扫欧洲时,葡萄牙王室被驱逐,英国王室遂派遣舰队护送他们到葡萄牙的殖民地巴西,并在巴西建立流亡政府。在此期间巴西获得许多葡萄牙王室授权的“特权”,不在被视为从属的殖民地,拿破仑战败后葡萄牙王室返回欧洲,留下王储Pedro留守巴西。葡萄牙王室试图取消巴西拥有的各式特权,将它重新变回殖民地,巴西群众怒而发起独立战争。Pedro选择站在巴西一方,战胜了葡萄牙军队并成为巴西皇帝,也就是Pedro I(佩德罗一世)。

Pedro I的一生还蛮有趣的,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哈布斯堡家族的,Maria Leopoldina of Austria,这样描述感觉很普通很难对上号,但她的亲族更为有名——她的父亲是奥地利的皇帝Franz I(就是茜茜公主的丈夫的爷爷),她的姑姑是法国的断头王后Marie Antoinette (玛丽·安托瓦内特),她的姐姐也叫Maria就是拿破仑后来娶的奥地利公主。

Pedro I和Maria的婚姻纯粹是一场政治结合,但开端尚算甜蜜,他们生育了四个女儿三个儿子;Maria虽然来自古老的王朝家族,但她在欧洲见识了动荡的年代,开始吸收许多自由思想,也因此积极推动巴西的独立并参与巴西政治。但之后Pedro I在巴西搞七搞八无所顾忌,令Maria长期抑郁,她的死因并不十分明确,只知道去世时正怀有身孕。

据说Pedro I因为皇后去世深受打击并与情妇决裂,打算再娶一个身世显赫+美貌+端庄贤淑+有文化的公主来照顾Maria的孩子们。这个逻辑现在看来十分诡异但在当时实属正常,但Maria皇后的去世导致Pedro I声名狼藉,再加上Maria的父亲作梗,Pedro I派出的使者在欧洲连续被八位公主或者说八个王室拒绝 😂

Pedro I不得不降低条件,即不是公主亦可,没有美貌也行,只要品行端正即可。此时登场的是约瑟芬的孙女,也就是Eugene的女儿——因为拿破仑的战败,与他相关的各方势力即使没有下台也地位岌岌可危,Eugene的妻子是巴伐利亚公主,正积极为女儿Amélie of Leuchtenberg寻求一桩政治联盟的婚姻。

Pedro I随后以捍卫女儿的葡萄牙王位继承权为由,反攻葡萄牙(并成功);他的儿子Pedro II留在巴西并继任皇位。

Pedro I和Amélie of Leuchtenberg有一个女儿Maria。Pedro II和继母、继妹关系不错,为妹妹争取了巴西公主的头衔,但Maria公主和父亲一样,患上结核病而早逝。

以上这些八卦,都不是本书内容,是看这本书时顺便翻的巴西历史八卦,可惜的是八卦我就记很牢,正经书里写啥我已经不太记得了。


Maria公主

Jayme Tiomno: A Life for Science, a Life for Brazil


Jayme Tiomno: A Life for Science, a Life for Brazil

巴西物理学家夫妻Jayme Tiomno和Elisa Frota Pessoa的传记,看这本书时巴葡学习刚刚开始,能开始看懂一些地名,还强行阅读了夫妻俩的葡语wiki。之前在Toronto瞎逛各个少数族裔聚居区时了解到很多欧洲移民是一战和二战期间到达加拿大的,看这本书发现巴西也是。Jayme Tiomno的父亲是Russian Jewish,离开欧洲讨生活来到了南美并在这里组建家庭留了下来。

1940s巴西开始组建各种大学,加强工程和科学教育,从欧洲招揽教授,为了保持意识形态的先进性要求社科方面必须从法国引进,理工则可放宽要求引进德意教授。意大利当时墨索里尼主政希望扩大国际影响力,于是厌恶法西斯准备逃亡的教授和跟政府关系友好的教授们一起打包来到了巴西。但物理系当时并不受欢迎,Jayme入学那一年只有5个学生;下一届只有4个,其中之一是Elisa,当时她已经结婚了。

Elisa Frota Pessoa是巴西第二位获得物理学位的女性,她家庭条件不错但父亲十分传统,并不希望她学习理工类科目。但她个人主见极强,且较为幸运的是她的第一任丈夫也十分支持她读书。

她和Jayme Tiomno在一同读书+做助教多年后才开始恋爱,但马上Jayme Tiomno要去Princeton读书。1950年Jayme回到巴西,二人正式决定在一起生活。但当时巴西的法律不允许离婚,他们实际上在“非法同居”状态,一直到1970s巴西法律更改,两人才正式结婚。

Jayme认为Princeton的经历对自己帮助巨大,所以希望Elisa也能出国求学,但Princeton当时还不收女生(我有一句骂人的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看这本书时我反复想到John Nash,他的妻子也是MIT物理系早期为数不多的女生,但因为要照顾John Nash完全无法投入自己的研究事业。

Elisa也是巴西物理研究的先驱,是Brazilian Center for Physical Research (CBPF)的founder之一,但她的求学和研究经历里,多次仅仅因为她是女性就失去机会,而Jayme则完全没有这样的挫折。她在2018年去世,至此CBPF所有的奠基者都不在人世了。

插播:里面Jayme Tiomno去普林斯顿读博时,有两个中国同事,辨认了半天拼音,发现是张文裕Wen Yu Chang和杨振宁Chen Ning Yang。杨振宁比他小但学习生涯未受二战影响中断,比他早成名,里面写他们交情不错,杨在论文里感谢他,几十年后还在和他通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