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承志爱温青青,这可爱的小甜饼

三联修订版。世纪新修版勿扰。

自我高中第一次看金庸小说,最喜欢的主角就是袁承志,最喜欢的姑娘是温青青。然而即使在辣眼睛的世纪新修版问世前,各种论坛上YY袁承志和阿九情深缘浅的评论就没断过,总让我怀疑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好好看过书。

《碧血剑》这本书在金庸宇宙里本身存在感不高,两大隐形主角袁崇焕和夏雪宜又实在过于抢眼,金庸本人也承认袁承志的性格不鲜明。小袁出场便背负血海深仇,名字亦是“承父之志”,奇遇在前三章半就完成了——获得金蛇秘笈和藏宝图。之后十六章半的任务,主要是带读者认识袁崇焕和夏雪宜:

  • 温家堡副本——了解夏雪宜和温仪至死不渝的感情;
  • 焦公礼副本——夏雪宜路见不平行侠仗义的一面;
  • 藏宝图副本——借程青竹之口,转述他的兄长程本直为袁崇焕写的《漩声记》;
  • 刺杀皇太极副本——皇太极的惋惜,祖大寿的忠心;
  • 五毒教副本——夏雪宜为复仇,彻头彻尾利用何红药,此乃其对温仪痴情的另一面。

小袁:我辛辛苦苦打副本,都是为了让你们了解一下我父亲和岳父……

形象“不够鲜明”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既不像郭靖那样憨直,也不似杨过的惊世骇俗,甚至也没有张无忌的优柔寡断,和乔峰令狐冲更是毫无可比性……但不能因为这样,连感情都被否定了呀!

温青青的情节主要出现在上半场,后半场焦宛儿何铁手阿九各有特色标签,而温青青只剩下了“吃醋”——加上武侠读者要的就是一份快意恩仇和惊天动地,小儿女式的拌嘴家常,似乎不应该存在于武侠世界,也令她与袁承志的感情倍受读者质疑。

可袁承志温青青是一对实打实的小甜饼呀!他们感情线的发展循循加深,水到渠成。人家郎情妾意,你们学学何铁手,好好吃狗粮不好吗?

第四回 矫矫金蛇剑 翩翩美少年

听他言中之意,念及今后不复相见,竟是说不出的惆怅难过,袁承志不禁感动,说道:“你一定瞧得出,我甚么也不懂。我初入江湖,可不会说谎。你说我心里瞧不起你,觉得你讨厌,老实说,那本来不错,不过现下有些不同了。”温青低声道:“是么?”袁承志道:“我猜你一定有甚么心事,是以脾气有点奇怪,那是甚么事?能说给我听么?”
袁承志见他喜动颜色,笑道:“我来看你,你很喜欢吗?”
温青拉住他双手轻轻摇晃,道:“喂,你说过的,一定要来。”
袁承志道:“我决不骗你。”
袁承志见他又哭又笑,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又想到自己的身世,不禁顿兴同病相怜之感,说道:“我爸爸给人害死了,那时我还只七岁,我妈妈也是那年死的。”温青道:“你报了仇没有?”袁承志叹道:“说来惭愧,我真是不幸……”温青道:“你报仇时我一定帮你,不管这仇人多么厉害,我一定帮你。”袁承志好生感激,握住了他的手。

这里当然离深情厚谊还远得很,袁承志初涉江湖,武功甚高但其实寂寞得很,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骤然遇到一个同龄人,共同感怀身世,让小袁来来回回感动了好几回——其实以温青青和袁承志的武功差距,哪里轮得到她来帮?然而一个萍水相逢、身世类似的同龄人,只是因为你对我好所以我也对你好(不是因为他是袁督师的儿子,也不因为他武功高强),足令小袁感动。

山幽花寂寂 水秀草青青

山幽花寂寂 水秀草青青

接着连续几章是金蛇往事,接着温仪被温家老四害死,临死前嘱托袁承志讲她和金蛇郎君合葬。这里温仪同时也嘱托袁承志照顾温青青,只不过话没说完就去世了——这也是许多人的论据,认为袁承志完全是因为温仪的嘱托才和温青青在一起。

实则不然,因为袁承志这时候,根本还没想过和温青青在一起。

第八章 易寒强敌胆,难解女儿心(重头戏!)

袁承志觉得她在无理取闹,只好不作声。青青怒道:“你和她这么有说有笑的,见了我就闷闷不乐。”袁承志道:“我几时闷闷不乐了?”青青道:“人家的妈妈好,在你小时候救你疼你,我可是个没妈妈的人。”说到母亲,又垂下泪来。

袁承志急道:“你别尽发脾气啦。咱们好好商量一下,以后怎样?”青青听到“以后怎样”四字,苍白的脸上微微一红,道:“商量甚么?你去追你那小慧妹妹去。我这苦命人,在天涯海角飘泊罢啦。”袁承志心中盘算,如何安置这位大姑娘,确是一件难事。

青青见他不语,站起来捧了盛着母亲骨灰的瓦耀,掉头就走。袁承志忙问:“你去哪里?”青青道:“你理我呢?”径向北行。袁承志无奈,只得紧跟在后面。一路上青青始终不跟他交谈,袁承志逗她说话,总是不答。

“如何安置这位大姑娘,确是一件难事”——可见袁承志此时根本未想起男女之事,只想着要安置她,大约是得想个安全而周全的办法,能让她安稳度过后半生即可。

可叹小袁破得了温家五行阵,解不了温大姑娘的心事,于是见过路的母亲哄生病的儿子,决定依样画葫芦,也装病一番。苦肉计当然是一个好计策,只不过别人用苦肉计是为了套对方,而小袁的苦肉计,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青青哭道:“你不能死,你不知道,我生气是假的,我是故意气你的,我心里……心里很是喜欢你呀。你要是死了,我跟你一起死!”

袁承志心头一惊:“原来她是爱着我。”他生平第一次领略少女的温柔,心头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又是甜蜜,又是羞愧,怔怔的不语。

青青只道他真的要死了,紧紧的抱住他,叫道:“大哥,大哥,你不能死呀。”袁承志只觉她吹气如兰,软绵绵的身体偎依着自己,不禁一阵神魂颠倒。青青又道:“我生气是假的,你别当真。”袁承志哈哈一笑,说道:“我生病也是假的呀,你别当真!”

青青一呆,忽地跳起,劈脸重重一个耳光,啪的一声大响,只打得他眼前金星乱冒。青青掩脸就走。袁承志愕然不解:“刚才还说很喜欢我,没有我就活不成,怎么忽然之间又翻脸打人?”他不解青青的心事,只得跟在后面。青青一番惊惶,一番喜慰,早将对安小慧的疑忌之心抛在一旁,见袁承志左边脸上红红的印着自己五个手指印,不禁有些歉然,也不禁有些得意,想到终于泄露了自己心事,又感羞愧难当。

两人都是心中有愧,一路上再不说话,有时目光相触,均是脸上一红,立即同时转头回避。心中却均是甜甜的,这数十里路,便如是飘飘荡荡的在云端行走一般。

温青青更早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小袁懵懵懂懂,但显然并不抗拒,因为“又是甜蜜又是羞愧”。

接下来的第二次感情推进在秦淮河听曲。

袁承志听到这里,想起自己平时常叫“青弟”,可是她从来就不叫自己一声“哥哥”,只是叫“承志大哥”,要不然便叫“大哥”,不由得向青青瞧去。只见她脸上晕红,也正向自己瞧来,两人目光相触,都感不好意思,同时转开了头,只听那歌女又唱道:“俏冤家,非是我好教你叫,你叫声无福的也自难消。你心不顺,怎肯便把我来叫?叫的这声音儿娇,听的往心窝里烧。就是假意儿的殷勤也,比不叫到底好!”

袁承志一生与刀剑为伍,识得青青之前,结交的都是豪爽男儿,哪想得到单是叫这么一声,其中便有这许多讲究,想到曲中缠绵之意,绸缪之情,不禁心中怦怦作跳。

青青眼皮低垂,从那歌女手中接过箫来,拿手帕醮了酒,在吹口处擦干净了,接嘴吐气,吹了起来。袁承志当日在石梁玫瑰坡上曾听她吹箫,这时河上波光月影,酒浓脂香,又是一番光景,箫声婉转清扬,吹的正是那“挂枝儿”曲调,想到“我若疼你是真心也,便不叫也是好”那两句,灯下见到青青的丽色,不觉心神俱醉。

是的,温青青占了先机,在小袁还不解感情时先拿下了他,难道先遇见也是错吗?没在一起那才叫相遇太早,在一起那就是缘分呐!

这时的小袁虽然情窦初开,但还是特别规矩的:

袁承志托着青青右臂,施展轻功,竟不长身,犹如脚不点地般奔出十多丈,到了那批人身后一座坟后伏下。这时风声未息,那些人丝毫不觉,两人一伏下,袁承志立即把手缩回,如避蛇蝎。青青心想:“他确是个志诚君子,只是也未免太古板了些。”

为什么要强调这里规矩?当然是因为后面感情确定就不规矩啦。

接下来是焦公礼副本,这里有一段颇有意思的话,基本上奠定了后面温青青吃醋袁承志打扫现场的主基调,“要闹事也只跟你闹”:

待众人去远,袁承志和青青才躺下来休息。青青蹲着良久不动,这时脚都麻了,说道:“大哥,咱们明儿瞧瞧热闹去。”

袁承志道:“瞧瞧倒也不妨。可是须得听我的话,不许闹事。”

青青道:“谁说要闹事了啊?要闹事也只跟你闹,不跟人家闹。”

秦淮河听曲后两人情意尚未挑明,但心态上已有微妙变化。木桑道长赞袁承志路上对同行女子守礼,而袁承志内心显然是别样心思——亲密举动已经是可能事件,只是幸好还没有,没被长辈抓包,所以又发烧又惭愧。

第九回 双姝拚巨赌一使解深怨

袁承志暗叫惭愧,脸上一阵发烧,心想要是自己跟青青有甚么亲热举动,岂不是全让他瞧了去?

第十回 不传传百变无敌敌千招

刚洗好脸,木桑道人拿了棋盘,青青拿着棋子,两人一齐进来。青青笑道:“贪睡猫,到这时候才起身,道长可等得急坏了,快下棋,快下棋。”袁承志向着她瞧了一眼,忽然一笑。青青笑道:“笑甚么?”袁承志笑道:“道长给你甚么好处?你这般出力给他找对手。”

插手焦公礼之事惹毛了二师兄归辛树夫妇,师兄弟约架。袁承志意图讲和,知道温青青看他忍让一定生气,搞不好要闹事,并不准备带她,又拗不过她,于是二人一同前去。孙仲君误以为温青青是轻薄男子,看袁承志被归辛树缠住,便去攻温青青。

他急欲去救青青,出招竭尽全力,更不留情,心想:“青弟若是丧命,就算你是师哥,我也杀了你!”

若青青真丧命孙仲君之手,既不是归辛树授意,也不是他夫妇动手,何至于要归辛树偿命?实乃二人同行已久,虽未说破却已默认。木桑道长跟踪而来,救下了温青青,也间接给归辛树夫妇续了命。

易求无价宝 难得有情郎

易求无价宝 难得有情郎

接下来运送根据藏宝图找到的魏国公府宝藏,又有几个好玩的情节。一是青青上街被人在衣服上画了圈,要袁承志也去街上逛逛装傻引人来画圈,抓住人给她教训一顿——怎么想也是极幼稚的事,然而袁承志又“拗她不过”,只好装傻子上街。

接着阿九出场,看阿九貌美,温青青第一反应又是去看袁承志,发现袁承志并未关注,开心完就对阿九怜香惜玉起来,要袁承志出手相救。这也是温青青的一贯作风;后面焦宛儿再度出场,温青青也是见了姑娘出现就想炸毛,看人落难又忍不住怜惜。

第十一回 慷慨同仇日间关百战时

袁承志道:“大家说来深有渊源,若非如此,也不得跟帮主认识。”青青忽道:“咦,那个小姑娘呢?她没事吧?”程青竹道:“多谢关怀。小徒已自行去了。”青青道:“我正想找她说话,怎么她走了?”言下不禁惘然。

感情十分明确已经是在第十三回了。这一回袁承志追踪锦衣卫,重遇安大娘,令温青青又想起小袁的青梅竹马安小慧,醋意大发离家出走。

第十三回 挥椎师博浪毁炮挫哥舒

众人又谈了一会军旅之事,袁承志问起李岩的夫人。李岩道:“她在河南,平时也常常说起你。”安大娘插口道:“李将军的夫人真是女中英豪。喂,孩子,你有了意中人吗?”袁承志想起青青,脸上一红,微笑不答。

袁承志未及答话,又见青青、哑巴、洪胜海闯进厅来。青青一头秀发被风吹得散乱,脸颊晕红,见了袁承志,不由得喜上眉梢,道:“怎么这时候才回来?”袁承志才知大家不放心,分头出去接应自己,当下说了昨晚之事。青青低下了头,一语不发。袁承志见她神色不对,把她拉在一旁,轻声道:“是我教你担心了。”青青一扭身子,别开了头。袁承志知她生气,搭讪道:“可惜你没有见到我那位李大哥。青弟,他也算是你哥哥啊。”青青虽是女子,但袁承志叫顺了口,一直仍叫她青弟。青青道:“哥哥没良心,要哥哥来做甚么?”袁承志道:“真是对不起,下次一定不再让你担心啦。”青青道:“下次自有别人来给你担心,要我担心干么?”袁承志奇道:“咦,谁啊?”青青一顿足,回到自己房里去了。等到中午,不见她出来吃饭,袁承志叫店伙把饭菜送到她房里去,心想不知为甚么生这么大的气,等吃过饭后,再去赔罪就是,适才见她慌乱忧急之状,此时回想,心下着实感动。

各人上马向南奔驰。那时西洋火器使用不便,放了一枪,须得再上火药铅子,众洋兵一枪不中,再上火药追击时,众人早去得远了。袁承志和青青同乘一骑,一面奔驰,一面问道:“干么跟洋兵吵了起来?”青青道:“谁知道啊?”袁承志见她神色忸怩,料知别有隐情,微微一笑,也就不问了。这三日来日夜记挂,此刻重逢,心中欢喜无限。

青青把袁承志拉到西首一张桌旁坐了,低声道:“谁叫她打扮得妖里妖气的,手臂也露了出来,真不怕丑!”袁承志摸不着头脑,问道:“谁啊?”青青道:“那个西洋国女人。”袁承志道:“这又碍你事了?”青青笑道:“我看不惯,用两枚铜钱把她的耳环打烂了。”袁承志不觉好笑,道:“唉,你真是胡闹,后来怎样?”青青笑道:“那个比剑输了给我的洋官就叫洋兵用枪对着我。我不懂他话,料想又要和我比剑呢,心想比就比吧,难道还怕了你?正在这时候,你们就来啦!”袁承志道:“你又为甚么独自走了?”

青青本来言笑晏晏,一听这话,俏脸一沉,说道:“哼,你还要问我呢,自己做的事不知道?”袁承志道:“真的不知道啊,到底甚么事得罪你了?”青青别开头不理。袁承志知她脾气,倘若继续追问,她总不肯答,不如装作毫不在乎,她忍不住了,反会自己说出来,于是换了话题,说道:“洋兵火器厉害,你看用甚么法子,才能抢劫他们的大炮到手?”青青嗔道:“谁跟你说这个。”袁承志道:“好,我跟沙天广他们商量去。”站起身要走,青青一把抓住他的衣角,道:“不许你走,话没说完呢。”

袁承志笑笑,又坐了下来。隔了良久,青青道:“你那小慧妹妹呢?”袁承志道:“那天分手后还没见过,不知道她在哪里?”青青道:“你跟她妈说了一夜话,舍不得分开,定是不住口的讲她了。”袁承志恍然大悟,原来她生气为的是这个,于是诚诚恳恳的道:“青弟,我对你的心,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青青双颊晕红,转过了头。

袁承志又道:“我以后永远不会离开你的,你放心好啦!”青青低声道:“怎么你……跟你那小慧妹妹……又这样好?”袁承志道:“我幼小之时,她妈妈待我很好,就当我是她儿子一般,我自然感激。再说,你不见她跟我那个师侄很要好么?”青青嘴一扁,道:“你说那个姓崔的小子?他又傻又没本事,生得又难看,她为甚么喜欢?”袁承志笑道:“青菜萝卜,各人所爱。我这姓袁的小子又傻又没本事,生得又难看,你怎么却喜欢我呢?”青青嗤的一声笑,啐道:“呸,不害臊,谁喜欢你呀?”经过这一场小小风波,两人言归于好,情意却又深了一层。

袁承志道:“吃饭去吧!”青青道:“我还问你一句话,你说阿九那小姑娘美不美?”袁承志道:“她美不美,跟我有甚么相干?这人行踪诡秘,咱们倒要小心着。”

坏人如果偶尔做一次好事,就容易惹人赞美;脾气古怪的人偶尔给人好脸色,也要让人受宠若惊。TBBT里Sheldon脾气古怪,不准别人坐他的专用沙发位置,偶尔一次把这个当奖励让Howard坐一次,Howard就要感动万分。温大姑娘每每吃醋瞎掰编排罪名,小袁的最终反应都是——感动,觉得这纯粹是因为她对自己好。闹来闹去,结果都是“情意更深一层”,情感鸡汤曾有云“不喜欢你的时候,呼吸都是错”,在温青青和袁承志这里则是另一样,情到浓时,怎样吃醋都令小袁感动。

到这里,小袁对温大姑娘的脾性已颇为了解,知道该怎么顺毛,怎么引她说出自己揣摩不到的发脾气理由。另外这里还插播过小袁的长相,“身材不高,面目黝黑,貌不惊人”——所以我就闹不明白了,那么多人不平温青青不够阿九美,小袁也不帅啊!

马上袁承志要去刺杀皇太极,前面提到了规矩守礼的问题,到现在两人看破又说破,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调情。

袁承志喜道:“此计大妙,多尔衮一听,定要去禀报鞑子皇帝。”于是向青青要了那支洋枪,对洪胜海道:“你说我是西洋兵的通译钱通四,因此得悉内情。”

青青大笑,说道:“承志哥哥,你甚么人不扮,却去扮那个狗通译钱通四,我打掉你满嘴牙齿再说!”说着举起右手,假意向袁承志嘴上打去。袁承志张口便咬,青青忙缩手不迭。袁承志叽哩咕噜的说了几句冒充西洋话,众人尽皆大笑。

青青出门时向袁承志凝望片刻,低声道:“承志哥哥,鞑子皇帝刺得到果然好,刺不到也就罢了,你自己可千万要保重。你知道,在我心中,一百个鞑子皇帝也及不上你一根头发,我若是从此再也见不到你……”说到这里,眼圈儿登时红了。袁承志要让她宽怀,伸手拔下头上一根头发,笑道:“我送一百个鞑子皇帝给你。”说时将头发递将过去。青青噗哧一笑,眼泪却掉了下来。

许多人因为袁承志在床上给他和阿九中间放上一把金蛇剑,而批评他不解风情,解不解风情,也得看遇到的是谁呀。青豆初开的小袁,现在不仅学会了张口便咬,还会拔头发来宽慰女朋友呢。

第十四回 剑光崇政殿烛影昭阳宫

袁承志竭尽平生之力,竟是丝毫占不到上风,越斗越是心惊,突然间风声过去,右颊又被拂尘扫了一下,料想脸颊上已是多了数十条血痕,蓦地里青青的话在脑海中一闪:“承志哥哥,鞑子皇帝刺得到果然好,刺不到也就罢了,你自己可千万要保重。”眼见敌人如此厉害,只得先谋脱身,他一边斗,一边移动脚步,渐渐移向殿口。

青青大声欢呼,快步奔来,扑入他的怀里,叫道:“你回来啦!你回来啦!”袁承志见她脸上大有倦容,料想她焦虑挂怀,多半一夜未睡。

生怕胡桂南遇险,于是跃墙而入,只听得男女嬉笑之声不绝,循声走去,忽听得玉真子笑道:“你身上哪一处地方最滑?”那女子笑道:“我不知道。”玉真子笑道:“我来摸摸看。”袁承志登时面红耳赤,站定了脚步,心想:“这贼道在干那勾当,幸亏青弟没同来。”听着那女子放肆的笑声,心中也是禁不住一荡,当即又悄悄出墙,坐在草丛之中。又过了一会,一阵风吹来,微感寒意。

咳,袁盟主听壁角,意外听了一场活春宫,也是心中一荡——颇有一些读者拿后文袁承志在公主寝宫里和阿九同衾共枕时心中一荡来说事,其实小袁从头到尾荡过很多回的……逼二十出头的大小伙没有生理反应,恐怕只有去势才行。

到第十四回,两人颇有些居家过日子的感觉,出门行刺想着有青弟在家等他,回家看青弟女主人架势shopping搞装修又要暗喜。

进屋时,只见青青正在雇匠购物,整花木,修门窗,换地板,刷墙壁,忙得不可开交。袁承志暗喜,心想青弟助我甚多,当日衢江江上那股杀人不眨眼的凶狠气质,不到一年,竟然逐渐改变。

到得下午,鹅毛般的大雪漫天而下。青青约了袁承志,到城外西郊饮酒赏雪。两人没单独共游已久,这时偷得半日清闲,甚是畅快。这一带四下里都是芦苇。青青带着食盒,盛了酒菜。两人喝酒闲谈,赏玩风景。当地平时就已荒凉,这时天寒大雪,更是不见有人。

袁承志问起交还了甚么东西给单铁生,青青笑着把昨晚的事说了。袁承志道:“唉,我刚赞你变得乖了,哪知仍是这般顽皮。”青青道:“你几时赞过我呀?”袁承志道:“我心里赞你,你自然不知道。”

两人喝了一会酒,说到在衢州石梁中夜喝酒赏花之事。青青想起故乡和亡母,不觉凄然欲泣。袁承志忙说笑话岔开。

下一个副本是五毒教,何铁手和何红药。这一回无醋可呷,焦宛儿上京,温青青又为她的遭遇怜惜起来。

第十五回 纤纤出铁手矫矫舞金蛇

他百忙中见青青势危,一把铜钱掷出,铮铮铮响声过去,何红药的五枚钢套都被打落在地。

袁承志只道她掌下留情,不使杀着,于是发掌之时也稍留余地,酣斗中时时回顾青青,见她坐在地下,始终站不起来,当下抢攻数招,把何铁手逼退数步,纵过去扶她站起。

袁承志见静悄悄的无人追出,却也不敢停留,把青青负在背上,和众人疾奔进城。将到住宅时,袁承志忽觉头颈中痒痒的一阵吹着热气,回头一望,青青噗哧一笑。袁承志知她并无大碍,心下宽慰,进宅后忙取出冰蟾,给铁罗汉治伤。

青青本来对她颇有疑忌之意,这时见她哭得犹如梨花带雨,娇楚可怜,心中难过,把她拉在身边,摸出手帕给她拭泪,对袁承志道:“大哥,那姓闵的已答应揭过这个梁子,怎么又卑鄙行刺?咱们可不能善罢干休!”

马上何铁手拖住袁承志,调虎离山,青青被五毒教掳走。袁盟主焦躁异常,上一次青青出走三天是“日夜挂怀”,这次可就不止这个数了。另外这里有个bug,“下山以来的首次大败”,是因为三联版新加了盛京皇太极副本,但这里又忘了改。

第十六回 石冈凝冷月铁手拂晓风

袁承志咬牙切齿,愤怒自责:“我怎地如此胡涂,竟让这女子缠住了也没发觉。”

过不多时,袁承志已把每一间房子都找遍了,不但没有见到青青,连何铁手也不在屋里。他焦躁异常,把缸瓮箱笼乱翻乱踢,里面饲养着的蛇虫毒物都爬了出来。五毒教众大惊,忙分人捕捉毒物。

袁承志大叫:“青弟,青弟,你在哪里?”除了阵阵回声之外,毫无声息。他仍不死心,又到每个房间查看一遍,终于废然退出;提起几名教众逼问,各人均是闭目不答。袁承志无法可施,只得回到正条子胡同。

见焦宛儿已取得冰蟾,率领了金龙帮的几名大弟子来到,将沙天广等身上毒气吸净、伤口包好。袁承志见各人性命无碍,但青青落入敌手,不禁愁肠百结。焦宛儿软语宽慰,派出帮友四处打听消息。过了大半个时辰,忽然蓬的一声,屋顶上掷下一个大包裹来。众人吃了一惊。袁承志焦急异常,双手一扯,拉断包上绳索,还未打开,已闻到一阵血腥气,心中怦怦乱跳,双手出汗,一揭开包袱,赫然是一堆被切成八块的尸首,首级面色已成乌黑,但白须白发宛然可辨。袁承志一定神,才看清楚这尸首原来是独眼神龙单铁生。

袁承志焦虑挂怀,哪里睡得着?盘膝坐在床上,筹思明日继续找寻青青之策。约莫坐了一个更次,四下无声,只听得远处深巷中有一两声犬吠,打更的竹柝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他思潮起伏,自恨这一次失算中计,遭到下山以来的首次大败。

五毒教杀了单铁生,把裹尸袋扔进府,袁承志害怕是青青遇害,吓得双手出汗。

温青青被俘的主要作用是带出了何红药和夏雪宜的前尘往事。温青青虽然痛恨何红药,但听何红药讲述前因后果,也忍不住歉疚。插播这里何教主说青青“孩子脾气”,倒和袁盟主惺惺相惜。

袁承志飘然下地,笑道:“傻姑娘,她爱上你啦。”青青道:“甚么?”袁承志笑道:“她当你是男人呢。”青青回想何铁手这几日对自己的神情说话,果然是含情脉脉的模样。原来她一见倾心,神智胡涂了。那何红药则是满腔怨毒,怒气冲天。这两个女子本来都见多识广,但一个钟情,一个怀恨,竟都似瞎了眼一般,再也没留神自己是女扮男装,不觉好笑,问道:“怎么办呢?”袁承志笑道:“你娶了这位五毒夫人算啦!”

袁承志知道焦宛儿是为了表明与自己清白无他,才不惜提出要下嫁这个独臂师哥,那全是要去青青疑心、以报自己恩德之意,不禁好生感激。青青这时也已明白了她的用意,颇为内愧,拉着焦宛儿的手道:“妹子,我对你无礼,你别见怪。”焦宛儿道:“我哪里会怪姊姊?”想起刚才所受的委屈,不觉凄然下泪。青青也陪着她哭了起来。

温青青这里突发性呷醋一次,焦宛儿为自证清白决定嫁给罗立如——这也是历来温青青一大罪证之一。温青青有没有责任?多少我觉得是有一点的,但焦宛儿和罗立如之间也略有情意,以焦宛儿井井有条打理一帮事务+为父亲复仇的步骤,不至于真发昏乱嫁。但委屈也是真的,温青青闹的目标虽然是袁承志(前面她说过只闹他不闹别人),但还是误伤到了焦宛儿。

焦宛儿对袁承志有没有情意?我觉得是有一些的,但焦宛儿江湖儿女,身负几千兄弟的前途,不至于为了袁承志丧失理智。此时情势危急,焦宛儿快刀斩乱麻,先行决断。袁承志对焦宛儿有没有情意?显然是没有的,因为他的反应居然是“好生感激”。

要说何教主真是碧血剑里第一妙人,误认为温青青是男子,诚王反叛时宫前乱斗,袁承志只稍微挑拨一句,问她还想不想见“姓夏的兄弟”,竟令何铁手当场倒戈。等发现自己搞出乌龙,一清醒就摸清形势,以阿九的画像要挟袁承志收自己做徒弟,又摸清青青命门,一句师母就哄得她芳心窃喜。

第十八回 朱颜罹宝剑黑甲入名都

青青抢过铁管,把金蛇收入,柔声道:“干么要自寻短见?你教中那些家伙不听你话,你跟我们在一起不好么?”何铁手只是哭泣。

她一知青青是女子,立时察觉她对袁承志钟情甚深,而袁承志对青青的神态也是非同寻常,便想到床边肖像之事大是奇货可居。

青青愕然不解。袁承志却已满脸通红,心想这何铁手无法无天,甚么事都做得出,自己与阿九的事本来问心无愧,但青年男女深夜同睡一床,这事给她传扬开来,不但青青生气,也败坏了自己和阿九的名声,不由得心中大急,连连搓手。何铁手笑道:“师父,还是答应了的好。”袁承志无奈,支吾道:“唔,唔。”

青青道:“何教主……”何铁手道:“你不能再叫我作教主啦。师父,请您给我改个名儿。”袁承志想了一下,说道:“我读书不多,想不出甚么好名字。就叫‘惕守’如何?惕是警惕着别做坏事,守是严守规矩、正正派派的意思。”何铁手喜道:“好好,夏师叔,你就叫我惕守吧。”青青道:“你年纪比我大,本领又比我高,怎么叫我师叔?”何惕守在她耳边悄声道:“现下叫你师叔,过些日子叫你师母呢!”青青双颊晕红,芳心窃喜,正要啐她,忽听得水云与闵子华两人来到房外。

袁承志收何铁手为徒,暂时瞒住了画像问题,但马上阿九断臂,袁承志因闯王军纪溃散和闯王属下发生矛盾,导火索又恰好是阿九。若是之前打打怪调调情的时候,袁盟主大概很快能知道青青要生气了。奈何此次接连皇宫大战,又面临闯王军队进城后军纪溃散带来的精神打击(几乎是信仰崩溃),袁承志实在没有精力思考。外面闯王的属下也给他传播了一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流言,青青一直以来的自卑和不安全感总爆发,收拾母亲的骨灰,跑了。

第十九回 嗟乎兴圣主亦复苦生民

袁承志入内对众人说了,却不见青青,问焦宛儿道:“夏姑娘呢?”焦宛儿道:“好一会没见她啦,我去瞧瞧!”袁承志道:“我去叫她。”走到青青房外,在门上用手指弹了几下,说道:“青弟,是我。”房内并无声息,候了片刻,又轻轻拍门,仍无回音。袁承志把门一推,房门并未上闩,往里张望,只见房内空无所有,进得房去,不禁一呆,原来她衣囊、长剑等物都已不见,连她母亲的骨灰罐也带走了,看来似已远行。袁承志大急,在各处翻寻,在她枕下找到一张字条,上面写道:“既有金枝玉叶,何必要我寻常百姓?”

袁承志望着字条呆呆的出了一会神,心中千头万绪,不知如何是好,自思:“我待她一片真心诚意,她总是小心眼儿,处处疑我。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光明磊落,但求心之所安。我们每日在刀山枪林中出死入生,又怎能顾得到种种嫌疑?青弟,青弟,你实在太不知我的心了。”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心酸,又想:“她上次负气出走,险些儿失闪在洋兵手里,这时候兵荒马乱,却又不知到了哪里?”

他呆呆坐在床上,大为沮丧。焦宛儿轻轻走进房来,见他犹如失魂落魄一般,不觉吃惊。众人得知讯息后,都涌进房来,七嘴八舌,有的劝慰,有的出主意。

这一次离家出走,后果远比前番严重,温青青落到温家几个老爷子手里,又有何红药一路尾随。毒死温家爷爷们后,何红药带着温青青上了华山,来到了夏雪宜埋骨的山洞。见何红药为她父亲一生痴狂的惨状,青青又忍不住同情,抱着她一起哭,甚至想死在父母合葬的山洞里。幸而袁承志自小驯养的两只猩猩发现异状,引得袁承志找到中毒的青青。

青青见她如此悲苦,不觉怜惜之情油然而生,想起爹爹对她不起,袁承志也是这般负心,两人实是同病相怜,忽然扑过去抱住了她,放声痛哭起来。

青青中毒甚深,木桑道人虽给她服了解毒灵丹,但因金蛇郎君所用的毒药得自五毒教秘方,寻常解药见不了功。她睡了一晚之后,次日脸上布满黑气,病势更见沉重,有时神智胡涂起来,又哭又闹,昏迷中只骂袁承志负心无义,喜新弃旧。众人见袁承志一副尴尬模样,又是好笑,又是担心,怕他为难,都悄悄退了出去。袁承志柔声安慰,坚称矢志靡他,决不移爱旁人。青青脸上一阵红一阵黑,不住呕吐黑水。袁承志到了这个地步,也是束手无策,只有在卧榻旁垂泪的份儿。众人在外面纷纷议论,有的说金蛇郎君用心狠毒,自受其报,反而害了自己的女儿;有的说青青这样一个好姑娘,虽然爱使小性子,心地却好,若是就此不治,实在教人难过。众人唉声叹气,愀然不乐。

第二十回 空负安邦志遂吟去国行

一进石屋,只见袁承志泪痕满面,站在床前,师伯、师父、师娘,以及洪胜海、哑巴等都是脸色惨然,师娘更不断的在流泪。刘培生吃了一惊,走近看时,见青青双目深陷,脸色黝黑,出气多进气少,眼见是不成的了。外面闹得天翻地覆,他们却始终留在屋内,原来是青青病危,不能分出身来察看。

袁承志俯身抱起青青,和众人一齐快步出来。众人来到后山,只见穆人清手持长剑,玉真子右手宝剑,左手拂尘,远远的相向而立,正要交手。

决战玉真子时,袁承志因为神行百变想到青青,下意识回头,看到她解毒有望,竟被玉真子找到破绽刺了一剑。

他想到青青,情切关心,不由得转头向她一望,只见她倚在一块大石之旁,口中含了一块朱红色的药饼,何惕守正在割破她手腕放血解毒。这一下当真是喜从天降,心想:“她中了五毒教的剧毒,惕守自然知道解法,这一来可有救了。”但高手比武,哪容得心有旁骛?他突然大喜,心神不专,左肩侧动微慢,玉真子好容易得到这个空隙,立即乘机直上,刷的一剑,正刺在他左胁。

温青青对袁承志的情意,书中人人都知道;袁承志对温青青的情意,华山派上上下下加上何铁手焦宛儿乃至阿九也都知道,don’t know why到了读者这里,却反复被质疑。要么说温青青抢占先机,要么说温仪的临终嘱托——素昧平生,就聊了几次天,你拜托一下,别人就要照顾你女儿一辈子,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要说温青青的危机感,是来自袁承志吗?

我以为不是,甚至也不来自焦宛儿何铁手或阿九。温家是个强盗窝子,表兄弟们因美貌而讨好她,个个心怀叵测。袁承志到温家时,意外她对堂兄如此不客气而堂兄仍曲意讨好她。实则温青青在温家无任何实际倚仗,在温仪讲述前情之前,她知道的只是外人说的她妈妈被奸污而生下她。温仪说十几年来盼望金蛇郎君来接走她们母女,温青青不知详情,但不大可能对母亲的心情一无所知。

父亲的形象在青青的心里颇为模糊,他要么糟蹋了母亲,要么遗弃了母亲,无论哪样都令她忐忑。温家的老爷子伯伯叔叔兄弟们,没有一个好人。温青青说她只听三个人的话,外公母亲加袁承志,知道了父母的故事后,外公是靠不住了,母亲惨死,剩下的便只有袁承志。长期的成长环境带来的不安定、被歧视的感觉,早已根深蒂固,绝不是温仪一番讲述就可以烟消云散的。

那袁承志知道她的不安定吗?

知道,也不知道。他们身世上有相仿之处,但袁承志自父亲死后,父亲部属人人当他是最后一点希望,拼了命也要保护他。被一群叔叔伯伯当掌中宝呵护,不至于觉得满世皆是豺狼虎豹,却缺了点活泼任性。他知道她脾气古怪,也知道那是有原因的。在面对结拜邀请时迟疑,觉得这是“终身祸福与共的大事”的小袁,在后来的日子里却反复保证“以后永远不会离开你”。到青青最后一次出走,他也为青青不相信他的真心诚意心酸沮丧——一个人若是没有付出真心,又怎会因为对方的疑心而沮丧?

他又知道温青青对他一片真情,心酸沮丧后,仍是担心她的安危;以为她要不治,哭到眼睛红肿,被师兄黄真的徒孙们看不起。

这样一对可爱的小甜饼,能月下赏箫,能踏雪野炊,到底是哪里让你们觉得他们生活无趣?

爱情并非《碧血剑》的主线,要论对袁承志的影响,除开死去的袁崇焕和夏雪宜,最大的应是闯王军里的李岩。袁承志初下山便模仿他做书生打扮,待到后来闯王猜忌李岩,李岩自杀,袁承志悲痛交集,恨不得自己也一死了之,连红娘子自杀也不拦了。

红娘子和袁承志吃了一惊,忙去相扶,却见李岩已然气绝。原来他左手暗藏匕首,已一刀刺在自己心窝之中。红娘子笑道:“好,好!”拔出腰刀,自刎而死。袁承志近在身旁,若要阻拦,原可救得,只是他悲痛交集,一时自己也想一死了之,竟无相救之意。

袁承志满级号下山,最终却发现世事变幻,非武功高强可以扭转,不得不远渡海外。唯一可安慰的,大概是青青和下山来结识的英雄好汉,还有山宗旧部得以保全,共赴新加坡(渤泥国就是文莱,文莱旁边的大岛,姑且当是去了坡县吧!)

我当然也喜欢令狐冲这样的,令狐冲是我的武侠幻梦里的终极理想状态;但真正能形成反复心理共鸣的,却是始终努力,也只能勉强自保,最后归隐海岛的袁承志。

喜欢袁承志和温青青,大概和袁承志喜欢温青青以及温青青喜欢袁承志那样,恰当的时间被打动了特定的心绪。我对于“逃离世界归隐田园”这个结局毫无抵抗力,如同袁盟主永远拗不过温大姑娘。作品一旦问世,便脱离作者独立存在。在某个平行空间的坡县,赶走了红毛海盗的小袁,不必再担心青弟出走到他找不到的地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