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温哥华的秋天小住

Covid-19开始后一年半哪里也没有去,最近觉得冬天又要来了,也不能出境去南方过冬,不如趁机去温哥华玩一下。于是订了来回机票,在airbnb上租了一个月的一间有独立卫浴的房间。初步计划是周一到周五正常上班,有空出门散散步,周末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玩。

出行的当天收到航空公司的通知,说因为技术故障航班要推迟一个小时,我心里忐忑了一下,生怕是什么飞机故障,不过后来还好,到温哥华落地后才听房东说最近航班延迟和取消的情况比较频繁。

到的时候有点晚就直接睡了,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才发现昨天晚上下大雨,降温直接变成十几度,我之前清点行李时还想带上这么多大衣,会不会太夸张?谁知道第二天就用上了。

早上在外面逛了一圈,各种私家花园打理的非常漂亮,可能是租的房间在较为豪华的别墅区里,往来的车也都很拉风,但最不方便的,尤其是对于我这样的贫困人口来说,就是找不到吃的。我饿得头昏眼花,外卖APP上店铺都还没有开门,我搜到最近能有早餐的餐馆也在两三公里外,后来从饭团上找到了一家港式早餐店,送了一碗艇仔粥和菠萝油来,几口热粥下肚,我整个人才活了过来。

我最初是计划八月份来的,但因为种种安排不开的其他事,加上八月航班价格是九月的两倍还多……但一来就撞上雨季,而且雨量之多确实有点超出我的想象,此一致命因素决定了我只能蹲在多伦多(即使不烘干,衣服随便往哪一搭第二天就干燥无比,让长居武汉/杭州的我太感动了!)

好在周末一过天稍微晴了些,开始在市内逛哒逛哒。

VanDusen Botanical Garden

VanDusen植物园建于1970年,名字取自于本地木业巨头+慈善家Whitford Julian VanDusen,他建立的Vancouver Foundation资助对象比较广泛,包括社会服务、医学研究、艺术文化环境教育、儿童福利、动物保护等各类组织。

(此处插播吐槽:Wikipedia中文上把英文版的lumber magnate翻译成伐木工人……能不能走点心。)

这个植物园离住的地方很近,逛几步就能到,所以趁组里没有会的一天过去看看。


看不出层次感的好多绿


很壮的多肉


我的头上有犄角


蜂箱(毛象上茶包仔说动森里的蜂箱就长这样)


威武的猫头鹰

我对花花的判断力很低(或曰无限接近于零),但有毛象热心的友邻们推荐了PictureThis app,我现在拍了花就放进去识别一下,上面这个是China Rose,aka月季。下面这朵是Tea Rose,aka香水月季。


拍都拍了总要出个镜的喷泉


加拿大国旗仿佛就是照着这片叶子画的

Queen Elizabeth Park

本着来都来了的精神,我在另一个工作日造访了Queen Elizabeth Park,温哥华市内游客人次仅次于Stanley Park的公园。要说和上面的植物园有什么区别的话,第一个区别就是……这个不要钱。

名字叫Queen Elizabeth Park,但它既不是纪念伊丽莎白女王一世,也不是纪念大家比较熟的现任二世,它是为了纪念现任女王她妈,乔治六世的伊丽莎白王后。

这里原来是采石场,市政府购入土地后准备建成公园,但因1929的经济大萧条而搁置;后来乔治六世和伊丽莎白王后访问温哥华,公园因此得名。公园也不是一天建成这样的,是逐步扩张的,也是加拿大的第一个城市公共植物园。

公园比较大大去的那天太阳又特别大,我就直奔Rose Garden一顿狂拍后回家了。


China Rose, aka 月季


Tea Rose


China Rose, aka 月季


狂蜂浪蝶

到了多伦多后我就沉迷于看各种免费的花,社区公园的,社区邻居们的小花园……到了温哥华可以说是看了个饱。

下期预告

第一个周末去了维多利亚,就像加拿大的首都不是多伦多而是渥太华一样,BC省的首府也不是温哥华,而是维多利亚。

One Reply to “到温哥华的秋天小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