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的记忆

觉得这个标题也不太对劲,记忆两个字——好像我现在就不穷了似的。实际上还是相对贫困的,请大家不要误会。 今天出镜的朋友是三百万码农斯蒂夫杨,三百万的来源是他曾经拒绝了一个三百万人民币年薪的offer,商业互吹的时候我就称呼他为三百万。 我和斯蒂夫杨经常探讨的一个话题是贫穷和对金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