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宝宝辛酸且)漫长的加拿大路考史

准备来加拿大之前,各路朋友们都劝我先在国内把驾照考了,说是国外练车贵,国内考了可以出去换云云。我当时恰好有空,就在杭州报了个驾校,先说结论:5000块人民币打了水漂。驾校安排的教练是个喜欢骂人的中老年男子,一次带三个人一起去练车,早上六点出发到遥远的城外,在一块操场上反复练习直线、倒车和拐弯。

没练几次后教练人有事停了两周,接着我要去广东和朋友们告别,这段学车就以体验极差啥也没学到而告终。

到加拿大后,起先我是抱定主意不要学车的,实际上Toronto的市内交通也还能凑合着用,我又宅,短期内又确实看不到开车的必要性。2019年跟着parkbus去了市外一些自然保护区或是小镇玩,发现Toronto市外好玩的地方还是挺不少的,当时也算安顿下来,工作也不忙,就琢磨着还是再考一个吧。

2019年时查到的Toronto各种驾校价格不贵,练车是教练一对一直接上路开,当时甚至看到有800 CAD的包过班(从笔试到G2路考)(但2021年我再找就没有了,大概是安省的路考让驾校发现这样会赔本吧!),大多数驾校推荐的是10-20小时练车+提供考试车辆,全套下来差不多是1000+ CAD,询问清楚后我就去考了笔试。按安省的要求,笔试通过后要等一年(如果驾校出授课证明的话能缩短到八个月)才能考G2路考,这一拖就拖到了covid-19。

插播科普Ontario省的普通驾照分三级,笔试通过后是G1牌,可以上路开车但有时段要求,日常也可以用驾照当ID用;第一次路考通过后是G2,这次路考一般是上路开10-15min,中间可能包括各种转弯和泊车,G2牌后只有少量限制(比如所有人都要系安全带= =);拿到G2一年后可以考G,现在G考一般是上高速,考察是否熟练驾驶。

covid-19后驾校基本都无法营业,到2021年中才开始恢复,我联系一家附近的驾校。第一次练车就直接上马路开,我很是战战兢兢——之前犹豫不决要不要学车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极其容易走神,骑自行车时我就经常冲到对面的人或者车面前。这在人行道和车道上还不至于酿成惨剧,换成更为高速的工具就难说了。

学车是我人生中自己注意到、并且在其他工作生活事务上已经解决的两个问题的大爆发:注意力无法集中,记忆力飘忽。

我有少数时候可以集中注意力,比如看喜欢的书,和写码比较投入的时候,其他时候我几乎是~10分钟就要站起来走一圈。可能站起来时是准备喝水,但走出去看到衣服没洗就会开始洗衣服,然后倒个垃圾,或者划船机划5分钟,等回到桌子面前过一会儿口渴了发现没倒水,又走出去倒水;倒了水在另一台电脑面前记个账,记账的过程中发现要扫描发票,又开始整理发票……

因为忘性大和无法集中注意力,我用GTD之外还会给自己写一些小的checklist,经常检查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但还是会忘,可能看的时候记得,站起来就忘了),比如checklist上有ABCDEFG,我就开始ABCDEFG每项轮询5-10分钟,有点像单核CPU的多线程机制。注意力涣散虽然很难改善,但可以让它们均匀涣散到ABCDEFG多件重要的事情上,从结果上甚至能制造出一种非常高效的印象。

教练带我练几次车后就发现,上一次练车快结束时所有我学会的内容,在第二次课上全部失忆,我自己的感觉是练车时学的东西只存在了内存里,并没有写入硬盘,练车一结束,就仿佛机器断电,内存里的东西都消失了。

学习内容没有永久化到硬盘的问题倒比较好解决,我回来看了一些教学视频,把Parallel Parking(平行泊车)、Three Point Turn(三点掉头)这些传说中的易错项目步骤记清楚,搞清楚每一步的起始和终止点。注意力涣散就比较麻烦了,我尽量控制练车的时间,和增加中途休息、补给,保证考试那20分钟我在一个相对好的状态。

可能是因为泊车和三点掉头这些动作学得不错……教练觉得我开得不错了,遂开始路考。

然后就在North York挂了两次。

好几个朋友建议我换考场,不要在路形复杂、等待时间长的市内考场考,但太远的话考试和练车(总得熟悉一次路形)也麻烦,遂改了远近适中的Oshawa。考虑我的自身情况,我跟教练提出要多练不同路形,以避免考官突然改路线时我的短暂懵逼影响状态。教练也让我自己开了几次高速公路往返Oshawa……然后在Oshawa考场我又挂了两次。

接下来是加拿大路考抨击时间,那就是考官在部分时候判定十分主观,且不同考官的这些主观标准还可能互相打架。我理解路考严格一些是有道理的,少放点马路杀手出去嘛,但严苛到恨不得用尺和秒表来衡量你考试时的一举一动,而不管你是否真的理解在什么路段要怎么开车。

比如,在限速30km/h和限速40km/h交替的社区里,遍布one way stop和all way stop且转弯和停牌之间的路非常短。这样的路段里,假设你开车没有严重错误,依然可能遇到如下扣分项:

  1. 如果做完转弯后一脚油门到40km/h,马上你就得狠踩刹车才能保证在下一个STOP处停下来—— Late in Stopping;
  2. 社区里路边经常停着车,如果你一直开40km/h,避让不够顺滑—— Too close;
  3. 用30km/h开以保障这段路比较平滑的驾驶—— Speed too slow。

还有十字路口左拐,对面的路有车过来,你的车后面又有其他车,你等待完对面的车开完,但此时对面的路上略远的地方又来了一辆车:

  1. 判断这辆车距离很远,我有足够的时间左拐,拐了——可能有考官给危险驾驶;
  2. 等这辆车走了再开——可能有考官认为你阻碍了后面的车。

我问教练怎么办,教练说根据实时路况做出你的判断并迅速执行——问题是你的判断不一定和考官一样。

以上各种可能是来自于不同考官的,来自一个考官的话那就是精神分裂了。这里面大部分问题不会让你直接挂掉,但各种细节扣分多了加起来也可能不给过。运气好的话没碰到考官抽风,我也认识好些一次性过的;但问题是本宝宝在路考这件事上运气似乎也不太好……

再比如对行人的观察,依旧来自于我的路考:我在准备右转的时候等了好几波车,终于车走光了我准备右转时,最左边的行人启动了准备过马路……行人才一只脚走上马路,离我还有起码三个车道的距离,而我右转过去只要一秒时间。考官极其严肃地踩住刹车,跟我balabala一堆后一副我不知道观察不顾行人要撞死人的样子,说“等这个人过去了我会release刹车你再继续开”,报告上这里他就把我fail了。

考完考官还跟我灌鸡汤,说you really don’t drive bad,but pedestrians deserve more patience! They are lives! 说得我以为我手撕了几条人命,之后还跟我说Please don't give up…………后来我和组里的韩国小哥聊天,他小时候移民加拿大,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我跟他说我刚刚挂了一次路考,我刚描述了场景,韩国小哥就狂笑:他是不是立刻替你踩刹车,并且教育你这是危险驾驶,和我在加拿大路考挂掉的原因一摸一样(在这个问题上考官们还是很稳定的。)

今天路考前教练为了让我不要重蹈覆辙,去考场的路上全程按考试时考官的标准观察车辆、行人、等待行人和车,结果——我们一路被人狂嘀了无数次。挂了几次后我在路上时常观察其他车辆的驾驶,感觉有一半的车拉到路考里会被挂掉,结果教练说:等你有了驾照,你也可以这么开……

ANYWAY 今天路上我没有碰到任何幺蛾子(而且扣分也很少嘿嘿嘿),暂时结束了我的苦难路考史。考虑明年春天买辆车,下班后送送外卖(勤俭持家的我不想自己花油钱练车,送外卖不赚钱起码不用倒贴钱,本来是想开Lyft的,结果Ontario的规定是要G牌才能开出租),等时间到了再去考G牌。

总结陈词是虽然对加拿大路考考官满腹怨言,但学车体验大约比在杭州好80倍,如果是准备来加拿大犹豫是否要先在国内考驾照的,我个人的推荐是——来了加拿大再学,然后挑一个合适你情况的小镇考场考试。也许运气不好会像我这样要考好多次,但自主选择教练,正常的教练(不排除有些垃圾教练,碰到这种立刻换)不会让你产生“我不适合开车”的想法和体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